新闻资讯

2018体育盘点——刘国梁 回归国乒 决战东京

来源:万景娱乐-万景娱乐app-万景娱乐官网发布时间:2019-08-13 10:47:36浏览:3

  对有“国球”美誉的中国乒乓球来说,行将过去的2018年必将载入史册。此前有名无实的中国乒乓球协会正式走上前台,赋闲在家一年半的刘国梁以一种“大逆转”的方式复出,成为中国乒协新一届主席。就任主席不到月余,刘国梁已对国乒队展开大刀阔斧的改革,他的回归也意味着中国乒乓球职业化、产业化、国际化的发展之路提档加速。

  使命

  实体化改革开创新局面

  12月的第一天,中国乒协第9届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。刘国梁早早出现在举办会议的天坛饭店4楼,他的身份是乒协换届工作小组组长。

  9时,会议准时召开。刘国梁拿着一沓讲话稿坐到主席台,他的右侧是主持会议的乒协中心副主任柳屹,左侧是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。

  10时左右,乒羽中心主任雷军宣读了第9届中国乒协主席、副主席、秘书长候选人员名单。关于协会主席候选人,雷军是这样介绍的,“协会主席拟由行业内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专业人士担任。”

  中国乒协主席这个岗位,只有刘国梁一个候选人。全体代表举手表决通过后,“刘组长”升级为“刘主席”。

  在“刘组长”之前,刘国梁的身份是“刘指导”,国乒队史上的第5位总教练。去年6月,中国乒协对国乒队改革,刚刚连任总教练不足3个月的刘国梁去职,改任中国乒协第19位副主席。

  之后近15个月,刘国梁赋闲在家,陪女儿赢赢四处参加高尔夫比赛。退役16年来,这是刘国梁最为放松的一段时间。

  今年9月27日,中国乒协换届工作小组成立,刘国梁“出山”任组长。短短两个月的筹备期,刘国梁把中国乒协领导层从29人缩至7人,副主席更是从19个减至5个,中国乒乓球迎来史上最大变革。

  “协会的实体化改革是中国体育改革的大趋势。”在刘国梁看来,这次换届就是为了改变以往协会与行政部门两块牌子、一套人马的关系,“真正做到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开创协会自主运作、良性竞争、创新发展的新局面。”

  变革

  建立教练和队员双选制

  刘国梁讲话,很少带讲稿。但这一次,他很认真地准备了一份长达25分钟的讲稿。

  在这份可视为“施政报告”的发言中,刘国梁把上任后的第一把火烧向了与他最为亲近的教练员和运动员:建立教练和队员的双向选择机制、成立运动员委员会。

  第一条,彻底打破了国乒队多年来的教练与队员之间的关系。刘国梁做了16年教练,现在想把这套制度变一下。

  “这样会更加人性化,运动员知道自身需求,知道在某一阶段想突破瓶颈时需要什么样的教练。”刘国梁认为,与领导安排相比,双向选择会让大家配合得更为融洽。

  当选主席后不到10天,刘国梁便把马琳、陈玘、邱贻可等人调进国乒教练组,刘诗雯、朱雨玲等队员有了更广的教练选择面。

  至于成立运动员委员会,刘国梁几年前就琢磨过,“任何情况下,运动员都是最重要的,他们自身的感受非常重要。以前不管是在国家队还是俱乐部,他们的权益都是被管理多一些,现在要多听听他们的声音。”刘国梁的这一改革立即得到了国乒主力们的响应,丁宁第一时间毛遂自荐。

  在刘国梁看来,成立运动员委员会是一次大胆有益的尝试,“对外能与国际接轨,对内能让队员获得应有的话语权。”在诸多职业化程度高的项目中,运动员永远排在第一位,而我们通常会忽视。

  联赛

  谈合作前提是办好乒超

  10月底,刘国梁应福原爱和松下浩二的邀请,以乒协换届筹备工作小组组长身份去日本参加T联赛开幕式,陪同他前往的是后来当选乒协秘书长的秦志戬。

  这一趟日本之行把刘国梁给惊着了,尽管T联赛竞技水平远不及乒超联赛,但日本人却在赛事细节上做到极致,一张内场票卖到约6000元,最便宜的也要300元。刘国梁不禁发出感慨:“话说T联赛都卖到了这个价格,那我们的C联赛应该怎么定价呢?”

  与T联赛相比,乒超联赛老气横秋、赞助商不待见,球员一肚子埋怨,联赛文化和球迷文化更是谈不上。

  就任乒协主席的施政报告中,刘国梁一针见血地指出乒超联赛自身造血能力不足,还处于简单粗犷的靠赞助商阶段,而赞助商又很难通过联赛变现盈利,“这种现象难与国球的地位相符,阻碍了乒乓球发展,严重影响了乒乓球形象。”

  刘国梁刚一当选,便有多家公司找上门来谈合作。双方交流时,刘国梁都会问同一个问题:能不能把乒超联赛办好?

  办好乒超,单靠中国乒协是不够的,刘国梁还得捋顺与国际乒联的关系。

  刘国梁当选中国乒协主席没几天,国际乒联主席托马斯·维克特便给他发来一封信,表达了想跟中国乒协密切合作的愿望,并一再表示期待与刘国梁尽快会面。

  有消息称,在刘国梁出任乒协换届工作小组组长后,维克特便已邀其见面。或是碍于身份原因,刘国梁并未应允。

  一周前的国际乒联总决赛,刘国梁和维克特终于在韩国仁川见面。两人细谈的内容不得而知,但应该离不开维克特此前所说的——“中国和世界乒乓球的未来联合战略和愿景。”

  奥运

  日本00后已成国乒劲敌

  “陪国乒,战东京。”这是刘国梁出任乒协换届工作小组组长当天发出的豪言。

  这趟去日本,刘国梁不只看了T联赛,他顺便考察了一下日本的精英学院,了解其培养模式和管理办法。“日本这一趟该看的看了,该吃的吃了,知己知彼嘛。”刘国梁说。

  这趟日本之行让刘国梁更加了解了这个宿敌。当选乒协主席后,他列了两大任务,首当其冲便是全力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,“我们不能唯金牌论,但我们誓要为胸前的国旗而战。”

  刘国梁淡出这一年多来,国乒遭遇罕见危机,用他的话来说“面临的难度不言而喻”。国乒统治力究竟下滑到什么程度?刘国梁做了个统计,本赛季外战失利场次已超过以往3年的总和,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均拜日本选手所赐。

  “以伊藤美诚为例,她最近半年跟我们交手13场比赛,赢了10场,胜率高达77%。”77%是一个什么概念,刘国梁给出另一个数字做对比,“以往日本主力如福原爱、石川佳纯等对我们的胜率还不到20%。”

  更要命的是,日本这拨队员如伊藤美诚、平野美宇、张本智和等人均为00后,这是刘国梁另一个担心的地方,“考虑到他们的年龄和冲击力,今后无疑将对我们造成更大的威胁。”

  鉴于国乒现状,刘国梁指出,备战东京奥运会不能有丝毫放松,“日本队已经苦心经营十几年,做梦都想着在东京夺金,我们必须承认双方的差距已经明显缩小。由于日本队有年轻队员的优势,在奥运会前的一年半里,他们一定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,东京奥运会的难度将远超以往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

 
万景娱乐-万景娱乐app-万景娱乐官网